“HI,妈妈,”她的三个孩子齐声问好。她和孩子,丈夫和来拜访的父母交谈并一起打开了礼物。谈话被敲门声打断了。一个助手宣布晚餐已经在食堂大厅准备好了。在告别和亲吻后,Matthews回到了位于阿富汗霍斯特的前沿基地的工作中。

  奥巴马说他是在美国当地时间5月1日下令实施正式的逮捕行动的,有开火,但没有美国方面的人员受伤。现在美方已经控制有本拉登的尸体。

不懈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

在关塔那摩监狱(在阿富汗抓获的基地分子大部分关押在这里)一次审讯中,得知本拉登有一个很受他信任的信使叫艾哈迈德-科威特,

2004年基地组织一名高级指挥官古勒在伊拉克被捕,他招供科威特是拉登的信使,在基地组织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

2005
年,基地三号人物利比被捕,一听到科威特这个名字,就立即否认,他的否认反而让CIA确信这个科威特确实是本拉登的重要心腹!

2010年CIA在监听一个可疑人物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科威特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顺藤摸瓜,这个电话来自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附近的一个小镇叫阿伯塔巴德附近。

那么这个科威特究竟藏在阿伯塔巴德哪里?情报人员继续实地查看搜索,找到一个可疑地点!

拉登的藏身之处

有一处住宅面积特别大,是一般住宅面积的8倍!周围是高墙,三层小楼前面还有几堵墙隔着,在这个小镇显得很扎眼!

这里没有电话,没有网络,里面的人白天都不出来,也不倒垃圾,而是焚烧掉!这栋房屋的价值在50万美元左右,屋主根本没有那个经济能力!而且附近有一家医院。

美军曾经在抓捕本拉登失败之后,在他的住处找到一个有尿液的裤子,说明他有肾病,上面的房子非常可能住着本拉登,这些条件都符合情报人员推测的结果!

但没有直接证据说明里面确实是本拉登,不能贸然闯进去行动,而里面的人又不出门,那怎么办呢?

好办,验血!

情报人员从本拉登在沙特老家的亲戚那里抽取了血样,再买通阿伯塔巴德镇上的医生,以上门免费打疫苗的名义,敲开这所神秘房屋的大门,里面有几个孩子,医生抽取了他们的血样,跟沙特方面本拉登亲戚的血样对比,确认了这些孩子是本拉登的!(事后发现本拉登和两个老婆,六个孩子住一起)

  中新网1月5日电
据法新社援引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4日报道,袭击美国中央情报局驻阿富汗基地的自杀式袭击者,是一位约旦人,被约旦情报机构聘任为双重间谍。他自称有“基地”组织二号人物扎瓦赫里的重要情报,从而受邀来到中情局基地。

她在基地领导的职位上已经有3个月零6天了,这是她在CIA工作30年后的第一个战区职务任命。

  美国其他一些媒体报道也强调,有巴基斯坦安全人员在2日证实,本拉登在一次高度机密的特别行动当中被打死,但是没有透露具体的一些细节。另外从美国媒体的电视画面可以看到,白宫外有一些等待听奥巴马讲话的人也发出欢呼。据当地记者报道,开始有30、40人,现在有上百人,据说要达到上千人。因为是在当地时间深夜,据说大部分欢呼的人是离白宫只有几个街区的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生。

所以不存在本拉登坟墓。

你以上故事有何看法?期待你的留言!

  法新社报道称,前中情局官员、美国白宫顾问莱德尔(Bruce
Riedel)说:“这位官员(巴拉维在阿富汗的参谋)还是王室的成员,这也是约旦国王与王后参加他葬礼的部分原因,约旦举国也以民族英雄的称号来纪念他。”

在12月6日早上5点,宾·查德和妻子Fida
Dawani来到了LaBontes的公寓。两对夫妻坐在阳台上喝咖啡,直到男人们出发去机场。妻子们事先决定不再像通常那样哭哭啼啼地送别而是用更具意义的方式来表达。知道他们的丈夫都喜欢古代战争文化,特别是雅典和斯巴达军队,她们背诵了母亲们曾用来激励儿子们在战场上勇敢作战的句子:“带着你的盾牌回来,或者躺在上面回来。”

  美国东部时间晚上11点36分,美国新闻电视台直播了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进行的有关本拉登被打死的讲话。他在讲话一开始就说,他要宣布,美国的军方已经把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外的一所房间当中打死。美国媒体报道说巴方的情报人参与了有关的行动。另外,奥巴马的讲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是,去年8月份美国CIA等情报人员已经得到消息说本拉登很可能已经跨过边界从阿富汗到巴基斯坦;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得到的消息是本拉登在巴基斯坦的腹地;后来的信息是,他就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上周得到的消息是各方情报都已经准备好可以进行行动了。

从而确认本拉登确实藏身于此!

本拉登够大胆的,离他住处不远,就是一所兵营!而这所兵营中的士兵主要任务就是抓捕基地组织成员和本拉登!

剩下的事就交给著名的海豹六队。2011年5月1日凌晨,开始行动!

美国东部时间万里之外的奥巴马及其重要内阁成员通过海豹突击队员头盔上的摄像头传回的图像直接观看了整个过程。

本拉登进行了人生最后的抵抗,他曾经在镜头前作秀他的射击功夫,只用了一次就没机会再用了。

值得一提的是,跟1980年美国特种部队前去伊朗救人质,却发生直升机事故一样,这次也发生直升机事故!一架为特种部队打造的特种隐身直升机坠毁!特种部队来不及搬走,就炸了机身,留了一个机尾在墙头,

第二天巴基斯坦军方用拖拉机带走,剩下的,你懂得,巴铁该干嘛,老金啥都没说啊。

随后奥巴马兴奋的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拉登就此谢幕!足以告慰911的死难者!

为了防止本拉登成为日后恐怖主义的崇拜标志,没有将本拉登正常安葬,而是将他用白布裹起来,卡尔文森号航母搭载着他(本拉登也很有面子,美国也很尊重这个对手),沉入阿拉伯海长眠。击毙本拉登之后,他的住所

  NBC引述西方国家匿名情报官员的话称,自杀式袭击者巴拉维(Humam Khalil
Abu-Mulal
al-Balawi)是带着寻找并会见“基地”组织二号人物扎瓦赫里的特殊使命来到阿富汗的。

“如果我们能会见并给他提供合适的技术,我们就有可能对zawahiri进行抓捕,”panetta谈到巴拉维的时候这么说。

  中广网北京5月2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新华社快讯,美国总统奥巴马1日在白宫宣布,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已经被美国军方击毙。

关注老金看世界,每天都有精彩时局分析!

据说是拉登被海葬了。但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美国人知道。这个世界的标准就是美国人觉得是秘密就必须是秘密,美国人觉得你应该公开,那么别人所有的秘密都不应该成为秘密。所以说这个问题也只有油斯诺登和那个在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被美国人命令英国人拘留等那个人可以探究探究了。

被海葬了,自己不会百度一下?

本,早就喂鱼了

  西方国家情报官员告诉NBC,巴拉维上星期告诉他的约旦籍参谋,他需要拜访位于阿富汗克霍斯特的美国中情局基地,因为他有关于扎瓦赫里的重要情报。

巴拉维的情报具有极具震撼的证据,以至于奥巴马总统也预先得到了简报。但这个约旦人并不是像他表现的那样。

问:本·拉登被美军击毙后葬在哪里了,他的墓地还在吗?
2011年5月,美国海豹突击队在巴基斯坦一处豪宅击毙了基地组织领导人奥萨马.本.拉登。随后,美军带走了本.拉登的尸体。那么,本.拉登的坟墓在哪里去了?

  据美联社1日报道,两名前美国官员去年12月31日对美联社称,在阿富汗中情局基地制造自杀式袭击的袭击者是受邀前往基地的,没有对其进行人身搜查。

据巴拉维描述称,这件事发生的非常突然。一天他获悉了Zawahiri出现了健康问题,然后很快地这个留着胡须、戴着眼镜的恐怖分子领导人就站在了他面前。自己就是医生的Zawahiri被糖尿病引起的一系列并发症所困扰,他需要医疗意见和治疗。

老金就揭秘从找到其藏身之地,再击毙本拉登,长达10年的曲折故事——

本拉登应该是对美国历史影响最大的外国人之一,他是美国人培养出来,参加阿富汗抵抗苏联的组织,却又反戈一击,制造了骇人的911事件,让美国损失惨重!

击毙本拉登为911死难者报仇,变成为美军必须完成的任务!

美国政府为此悬赏2500万美元。

一张洒向阿富汗的天空到地面的全方位抓捕网撒开了,然而,本拉登就像人间蒸发,来无影去无踪。

在阿富汗各地的山间小道上,到处了追寻本拉登痕迹的特工,

有一回遇到一个阿富汗老汉,特工拿出本拉登的照片,跟老汉说:如果知道这个人在哪里,告诉我,就能领取2500万美元奖金。

老汉问,2500万美元是什么?

是钱,很大的一笔钱,特工回答到,

到底有多大?老汉问。

想了半天,特工指着山上的那群羊对老汉说:跟那些羊差不多。

哦,那么多啊,可惜我不知道啊,老汉回答。

类似的钉子遇到太多,搜寻了六年,还是没有查到本拉登的藏身之处,倒是本拉登不断通过半岛电视台发送录音,视频,挑衅美国政府,我还活着!你来抓我啊!

虽然本拉登很嚣张,但他也很狡猾,他不用电话,不用手机,无法对他定位(车臣分离分子头目杜达耶夫就是被俄罗斯情报人员手机定位之后,空中快速发射导弹击毙的)。

而本拉登不断放出他死亡的消息,以躲避美国的天罗地网,甚至巴基斯坦时任领导人穆沙拉夫都亲口说本拉登已经挂了,得肾病挂的!

但美军和情报机构还是没放松对本拉登的追捕,甚至动用了当时最先进的大数据筛选,CIA投资了一家名叫Palatir的大数据公司,开发了一套利用大数据分析处理,从各种蛛丝马迹中寻找犯罪分子证据的软件,把本拉登的生活习惯,家庭情况都输入这套大数据处理系统中,然后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海量卫星地图一一对照,推测可能的藏身地,

虽然没有确切查到本拉登可能的藏身地,但据后来参与大数据处理的人员说,对照击毙本拉登之后的住处照片,确实很像他们推测的模样,只是类似的住所太多,他们没来得及也没有其他情报配合,来精确定位;

另外还有一组人员也在推测本拉登的住处,加州洛杉矶分校的两名教授,和他们带的5名本科生,利用鸟类藏身的原理,加上本拉登个人喜好,结合卫星图片进行推测(他们可不是专业情报人员,只是作为作业而已):

首先,本拉登的个性比较张扬,不大可能长期藏在山洞里(之前推测本拉登躲藏在阿富汗的托拉博拉山区,为此多次派B52携带巨大的穿地弹去轰炸山洞),

其次,本拉登有肾病,要定期透析,必须要用电,不会离城市太远;

第三,本拉登随行人员比较多,必须有超过三间房屋才能住的下;

第四,为了防止偷袭,房屋周围会有墙;

第五,房屋附近有树,可躲避侦察。

第六,根据生物灭绝理论,本拉登应该藏在人口较多的地方,而不是人口稀少的偏远地区,那样容易灭绝。

实际本拉登的住所照片,非常相似!

将这些情况输入电脑搜索卫星图片,他们最后得出结论,本拉登藏身于巴基斯坦西北部城市帕拉齐纳尔(最终击毙本拉登的地方是阿伯塔巴德,距离帕拉奇纳尔230公里,如果按这些教授的分析,阿伯塔巴德也有85%的概率,只是小于帕拉奇纳尔的概率而已)

  美联社1日另报道称,塔利班已宣布对此负责。塔利班发言人穆杰希德在一份声明中称,一名身穿自杀马甲的阿富汗国民军军官进入基地,在体育馆内部引爆了炸弹。

我会承受所有风险的,巴拉维抗议。他重复了自己的请求:在Miran Shah会面。

本拉登被美军击毙后,尸体直接投放海里了,没有墓地。

美军在2011年5月,出动海豹突击队,共计24名官兵,搭乘四架直升机,突击到巴基斯坦的本拉登的藏身之地,在本拉登住宅外降落,从外攻坚。整个过程持续三十分钟,美军总共击毙四人,其中一名是本拉登,一个是本拉登的儿子哈立德,另外两名是本拉登的警卫,行动中还有一名妇女丧生。

行动结束之后,海豹士兵将本拉登尸体带走,按照伊斯兰教传统,应于三日内下葬。美军在24小时内,将本拉登尸体送往卡尔文森号航母,在清洗与念诵了古兰经之后,将尸体投入阿拉伯海。阿拉伯海,葬身鱼腹,这就是本拉登的最终归宿。

其实这么做,美军也是无奈之举,这并不是说美军要对本拉登尸体羞辱,而是不想让拉登有一个固定的墓地,到时候那些基地余孽会将其墓地当成圣地疯狂朝拜。这点其实是全世界通用的一个做法,早在二战结束,苏军就将希特勒冲到下水道里了,同样不让其有墓地,避免纳粹余孽当成圣地朝拜。纽伦堡法庭处决的战犯,也是类似处理方式。

最后提一句,很多无脑网民将拉登当成英雄疯狂崇拜,认为其是反美斗士。实际上,拉登训练并支持某组织,本拉登,毫无疑问是我们非常坚定的敌人。

奥萨马·本·拉登的尸体被带走后实行了海葬,尸体被扔到了海里,但美国官员当时表示,本拉登的尸体受到了尊敬!

伊斯兰传统要求尽快埋葬死者,除非需要尸检。

美军非常重视这一要求,在数小时内将尸体掩埋。

一位官员说:“按照传统的伊斯兰埋葬程序进行。”

宗教仪式在美国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的甲板上进行。尸体被一张白色的床单包裹,放在一个有重量的袋子里,然后放在一块平板上,翻起,慢慢地进入阿拉伯海。

这发生在奥萨马·本·拉登头部中枪12小时后。

据美国广播公司新闻节目“记事本”报道,在第一次枪击后,他再次被枪击,以确保已经死亡。

尸体随后被空运到阿富汗,本拉登的身份得到确认。官员们说,他们采集的DNA样本与其他几名家庭成员的DNA样本相符。一些消息人士说,还使用了面部识别技术。

这具尸体似乎是从阿富汗空运到卡尔文森号上的。

美国国防部一名官员说:“一名军官阅读了事先准备好的宗教言论,这些言论被一名以阿拉伯语为母语的人翻译成阿拉伯语。”

为什么在海上?

根据英国穆斯林宗教与种族和谐委员会阿卜杜勒贾利勒·萨吉德博士的说法,需要采取四个关键步骤:

洗涤

披上白布

祈祷仪式

埋葬

他说,没有必要让伊玛目在场,但这些程序应该由穆斯林执行,至少其中一人“知道穆斯林最低基本埋葬法”。

他说,根据所提供的有限信息,不可能知道是否有这样的人在场。但他也质疑海葬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合适。

他说,如果有人在海上旅行中死亡,在海上安葬是正确的,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合理的理由。

他认为,美国当局肯定可以找到一个人——本拉登大家族的一员,甚至是他“邪恶”思想的众多支持者之一——准备为尸体进行适当安葬。

约旦大学伊斯兰法学教授穆罕默德库达尔告诉美联社记者,如果没有人接收尸体和提供穆斯林葬礼,那么在海上埋葬本拉登是不被禁止的。

但他接着说:“声称穆斯林世界没有人准备接受本拉登的尸体,这既不真实也不正确。”

该机构还引述迪拜的穆夫蒂穆罕默德·库拜西的话说,海葬只有在非常情况下才被允许,并补充说:“这不是其中之一。”

他说:“如果家里人不想要他,那在伊斯兰教里真的很简单:你在任何地方挖坟墓,甚至在一个偏僻的岛屿上,就这样埋葬。”

无位置

美国官员给出了两个选择海葬的理由。首先,他们不希望他的坟墓成为神龛。第二,没有时间与其他国家谈判,以安排可能的土地埋葬。

奥萨马.本.拉登,一个被沙特吊销了国籍,满世界通缉的头号逃犯,他的行踪,个性和形象已经成为了一种符号,在全世界流通。

所以,美军在2011年击毙本.拉登之后,在葬礼的方式上考虑到这一点,将本.拉登的尸体从军舰上推入了阿拉伯海。也就是说,本.拉登最终被美国施以海葬,葬身鱼腹,现在已经分解成了各种碳基物质。(本.拉登)

2011年,美军经过长达十年的努力,终于在5月1日派遣特种部队,在凌晨瞒着巴基斯坦政府空降伊斯兰堡。他们得到了本.拉登的前保镖和私人医生的情报,找到了巴基斯坦一家军事学院附近的豪宅,攻入其中。

在随后的交火中,本.拉登的警卫全军覆没,他年轻的妻子为他挡子弹牺牲,而他自己也被美军的子弹打穿了身躯,最终死去。就这样,制造了肯尼亚爆炸案和9.11袭击事件的本.拉登,基地组织的灵魂人物,老一代“阿富汗阿拉伯人”的代表就这样烟消云散。

美军带走了本.拉登的尸体并公布照片,本.拉登的部分家人也被他们带走审问。(拉登最后的栖息之地)

美国害怕拉登的墓地会变成了一个文化上活动中心,成为基地组织和其他势力利用的圣地。这在此之前也并非没有先例,萨达姆被处死后,他的坟墓就成为了伊拉克逊尼派的一处“圣地”。与其多生事端,不如尽量从简,这是美国安置本.拉登尸体的思路。

所以,美国没有按照穆斯林的传统,让本.拉登的家人为他收尸安葬,入土为安,而是将他送入了阿拉伯海。实际上,穆斯林只有在海上死亡超过一定时间,才会选择海葬的方式。(三宝太监就是如此)(奥巴马观看与基地组织的战斗)

本.拉登死后,基地组织在艾曼.扎瓦赫里的领导下日渐式微,老一代的阿富汗阿拉伯人也被新的杰哈德精英所取代。

但拉登的儿子哈姆扎并没有忘记这口怨气,他和劫机者穆罕默德.阿塔的女儿结婚,也上了美国的通缉名单。

9·11事件,恐怖分子劫持的民航客机撞向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导致双子星座轰然倒地,大约有3000人死亡,美经济损失则高达2000亿美元,可谓震撼了全世界。

虽塔利班发表声明称,恐怖事件与本·拉登无关,但美国依然以反恐的名义,发动了对阿富汗的军事打击,塔利班政权在强大的美军面前很快倒台。

本·拉登,则与美军展开了猫捉老鼠的游戏,美中情局(CIA)动用了各种侦察手段,甚至开出了数千万美元悬赏本·拉登的人头,但都没有任何结果。

此后,巴基斯坦情报部门掌握了恐怖大亨本·拉登的行踪,藏身于距离首都伊斯兰堡150公里西北部的阿伯塔巴德,巴基斯坦军事学院所在地附近的一座隐蔽的民宅内,于是,三军情报局将此消息告诉了盟友美国有关方面。

2011年5月1日,美军特种部队剩座直升机进入巴基斯坦境内,秘密突袭阿伯塔巴德本·拉登的住宅并将其击毙;随即,美国新闻电视台直播了奥巴马在白宫进行的讲话,美总统宣布美军方已将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外的一所房间当中打死。

至于被击毙的本·拉登尸体,被美海豹突击队员抬上直升机带离现场,且在24小时内,将本·拉登的尸体带上一艘海军驱逐舰实施了海葬,因此,死后的本·拉登,事实上并没有留下墓地。

之所以美军将本·拉登尸体实施海葬,就是考虑到本·拉登在伊斯兰世界的影响力非常大,不愿将其墓地成为朝拜者的圣地,实施海葬是最好的办法,彻底断了本·拉登崇拜者的念头,也省却了许多麻烦,此举可谓一了百了。

9·11事件,沉重地打击了美国内民众的自信心和自豪感,让美国民众人心惶惶,击毙本·拉登,同时将其尸体海葬,也算是美国政府对国内民众有了一个交代。

本·拉登的恐怖袭击,纽约双子塔的轰然倒下,对美国民众内心所造成巨大创上的阴影,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久久难以挥洒,现场的许多人都感到似乎世界末日到了,强大的美国竟然也被袭击。

美国奥巴马政府宣称:策划 ‘’911世纪恐怖袭‘’
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于2011年5月2号在位于巴基斯坦的住所内,已经被美国海豹突击队击毙。随后以穆斯林教义(在无人认领的情况下,尸体不可以置留超过一天)沉入大海的方式海葬了。

尽管美国政府给出了本拉登‘’已经死亡‘’的官方文字资料。然而,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美国政府的说法。并绘声绘色的传出了很多形容美国政府的说法不可信,是大骗局,戏弄公众等
“阴谋论”。可以说有关本拉登的“阴谋论”
太多太多,多到两天两夜也说不完!现在让我在这里给大家大致“盘点”一下不同的说法。

这些说法包括:本拉登几年前就死了,或他根本就没死,至今还活着!特别是美国以“海葬”来处理本拉登的遗体,又决定不公布本拉登死亡的录像,照片,以及DNA等生物标记等“铁证”。导致了有关本拉登的“阴谋论”更加嚣张气焰!

  1. 官方对本拉登被击毙的过程的前后矛盾的叙述:

首先,奥巴马政府原来打算公布本拉登被击毙的画面,以及他的尸体,目的是企图澄清坊间对本拉登的各种传闻。后来又以担心那“惨不忍睹”的画面会引起他家人和手下人的反感,激起他们的愤怒而有可能引发再一次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作为报复。由此,奥巴马政府决定取消原定计划,不予公布。

其次,公布的有关美国海豹突击队围剿本拉登的住处的现场录像片段中,竟然有多达25分钟的空白。该录像是由设置在美军海豹突击队头盔上的摄像头现场拍摄整个突击过程。

(上图为美军海豹突击队)

  1. 在2011年五月1号,
    在巴基斯坦的电视屏幕上曾经播出一张本拉登的死亡照片。尽管大部分的英国媒体,以及美联社都有转载。后来马上发现是假的,最后被刊登照片的相关媒体网站上被删掉。

3.
在美国海豹突击队突击本拉登的住所不久,路透社收到了几张据说是不愿透露姓名的巴基斯坦安全部门官员提供的有关突击过程的照片。后来发展是PS的。是有人在美军撤离后所拍摄,没有显示任何本拉登踪迹。

  1. 在2011年5月6号,基地组织的网站宣布了本拉登的死讯。

  2. 同年5月11号,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 金.因霍夫( Jim
    Inhofe)说:‘’我已经看了本拉登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亡照片。那肯定是他的,他已经成为了历史‘’。

  3. 2015年5月21号, 一名叫 赫希.西摩(Seymour Hersh)

(上图为美国普利策记者奖得奖者赫希.西摩)

的美国侦查记者发表了一份报告宣称:巴基斯坦政府自从2006年开始就一直把本拉登软禁起来。美国也通过巴基斯坦的情报官员得知此事,而不是美国宣称的通过邮件追踪所知。
是巴基斯坦军方协助美军刺杀本拉登。

美国白宫否认了该记者的报导。

7.
由于美国政府拒绝向公众和记者提供任何有关美国海豹突击队袭击本拉登的视觉映像和本拉登的生理标记证据,引起众多的组织,包括美联社,路透社,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司法观察》,《政治期刊》,福斯电视台,公民团结组织,国家公共电台等等,一同以美国宪法“信息自由法令(FOIA)”条款,对美国政府发起了法律诉讼。目的是要求美国全部或部分公布能够证明本拉登是被美国海豹突击队所杀,“海葬”的画面,以及有关本拉登的生理证据。

在 2012年4月26日,
一名被指定为《司法观察》与美国国防部之间的司法诉讼的联邦法庭法官裁决:美国国防部没有必要向公众公布任何证据。

8.
美军对本拉登的尸体采取海葬的说法让人更加对美国政府有关此举是按穆斯林教义。美国政府解释说很难在24小时之内找到愿意接收和埋葬本拉登尸体的国家。

其实,美国政府在过往并不是习惯于按照穆斯林教义处理同样事例。例如,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两个儿子的尸体被保存了11天后才下葬!也是因为没有愿意埋葬他俩尸体的城市。

由此,美国有关海葬本拉登的说法遭到了包括本拉登的基地组织,911恐袭的受害者家属,本拉登的家人等等的质疑。

对于美国政府的说法,约翰·杰伊学院的 罗曼纽克教授(Peter Romaniuk
)是这样描述的:海葬是一种试图事先阻止他人的进一步质疑的方法。因为美国政府预料会面临展示本拉登尸体的压力,海葬正好把问题避开。意思是说:人都海葬了,你要我拿什么给你看?!
况且,海葬连具体地点都没有!

9.
在巴基斯坦的官员之中有传言:所谓的本拉登的住所当时根本就没有双方交战的枪声。不知道美军抓到的那个人谁,只看到美军把他拖到房子外面枪毙,尸体随后被搬上直升机。

(上图为美军海豹突击队的本拉登住所绘图)

  1. 哈密德·古尔(Hamid
    Gul),巴基斯坦的内政部情报局长在接受美国媒体“有线电视新闻公司”CNN采访时曾经描述:
    我相信本拉登在很多年已经死亡。美国媒体所谓的本拉登死亡故事简直就是个大骗局!美国政府根本就知道本拉登已经死了多年,
    它只是在等待时机公布本拉登的死讯罢了。美国政府就好像把消息“雪藏”起来,然后找一个时机来“解封”。对于奥巴马来说,最好时机就是在他寻求连任美国总统的总统大选时期。而本拉登的死讯就是在那样一个‘’奥巴马时机‘’被宣布的。

  2. 另外一个说法被刊登在巴基斯坦的乌尔都报刊(Urdu newspaper Ausaf)
    上,它引用军方的消息来源说:本拉登是在其他的地方被杀的。美国的做法只是企图把阿富汗的战火引导到巴基斯坦来。也就是说,美国通过指责巴基斯坦窝藏本拉登,以此手段来迫使巴基斯坦政府容许美军进入巴基斯坦扫荡塔利班武装。

  3. 所谓本拉登被杀的住所附近的一位名叫 曲雷士(Bashir Qureshi)
    的居民说,他房子的一扇窗户在袭击当时被“爆窗”,他不相信本拉登住在那里。因为,他从来没有看到任何阿拉伯人出现在那里。

(上图为本拉登的住所)

13.
在伊朗,人们却说本拉登曾经在美国反恐战争中,一直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伊朗议员科沙里(
Ismail
Kosari)说本拉登根本就是犹太政权的傀儡。通过本拉登来制造911暴力恐怖袭击丑化穆斯林。本拉登的死是一个时期的结束,又一个新时期的开始,完全是按照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需要。美国利用本拉登后,美国最后抛弃了他,因为他没有利用价值了。

而另外一个伊朗议员 Javad
Jahangirzadeh,则说他相信是美国自己发动911恐怖袭击,本拉登只是执行者罢了。美国非常满意本拉登的所作所为,但美国不得不杀了本拉登,因为本拉登知道太多的情报,他知道的情报比金子还宝贵。

伊朗前总统 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

(上图为伊朗前总统内贾德)

在接受伊朗自己的电视台采访时说:“我有准确的消息指出,美国已经抓捕和控制本拉登一段时间了,成为了美国的犯人,直到他死那天”

  1. 在土耳其,一个名叫 亚沙尔( Berkan
    Yashar)的土耳其政治家说:本拉登是在2006年6月26号自然死亡的,后来被埋葬了。美国人去挖出他的尸体,用来欺骗世界说本拉登是在突击中被杀的。

  2. 上述曾提到的美国“侦查记者”赫希.西摩 ,他曾是记者届里的最高奖项‘’
    普利泽奖Pulitzer prize
    ‘’奖的获得者,他在一万字的有关本拉登的死亡报告中提到:
    巴基斯坦内务部情报局(Pakistani Inter-Services Intelligence (ISI)
    )自从2006年就一直软禁本拉登在巴基斯坦的阿伯塔巴德(Abbottabad
    )。当美国发现了本拉登的踪迹,巴基斯坦的国防部长Pervez Kayani and
    情报局长 Ahmad Shuja Pasha
    协助美国杀害本拉登,而不是抓捕他。美国是通过一个巴基斯坦的情报官员得知本拉登的下落的,这位情报官员走进美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为了获得抓捕本拉登的两千五百万美金的悬赏,他出卖本拉登的情报。

由此可见,关于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的是死或是活,是如何死,是海葬或土葬,葬在哪里?都众说纷纭。你会相信谁呢?正所谓是查无实证,无从判断!不是吗?

本拉登被美军击毙后沉入阿拉伯海的某一处深海里面了,没有墓地;

  巴拉维在阿富汗的参谋,也是约旦情报机构的一名队长,也在这次爆炸中与7名中情局人员一同遇难。

直到此时,巴拉维的单线联系人是阿里·宾·查德,他是约旦情报机关的老牌特工、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的侄子,也是他首先征募这个外科医生来进行间谍工作的。使用一个用于两人联系的秘密电子邮件账户,阿里·宾·查德提出了在霍斯特会面。现在是更进一步的时候了,他这样写道。

宝马娱乐 1

  莱德尔说:“自杀式袭击者自称是被扎瓦赫里派来实施此次爆炸袭击的,并声称他有扎瓦赫里的情报。”他说:“据我所知,这一切还未得到证实。”

2009.12.30,7位CIA行动人员在阿富汗霍斯特的一个美军基地被杀死,而导致此次事件的是一个声称打入基地组织内部的约旦双面间谍。事实上他是一个人体自杀炸弹袭击者,换句话来说,是一个三面间谍。

12月29日,巴拉维松口了。他将会在第二天抵达霍斯特。

LaBonte稍后将他的忧虑记录在十招两份内部备忘录中。他写道,最低程度来说,CIA对这个约旦间谍了解的程度还不足以完全信任。“我们在这件事上需要慎重,”他写道。

这个约旦人担心,是的,他在担心这个计划会有利于宾·查德的职场升迁。这个CIA官员归档了这次不快的接触并且未向安曼之外的任何人透露过此事。

宾·查德给他的亲密朋友以及巴拉维计划的搭档Darren
LaBonte看了这封电子邮件。Darren
LaBonte是负责CIA事务的老练官员,也是现位于安曼的前特种部队成员,他也受到了关于巴拉维的反复询问,他感觉有些蹊跷。这个视频把一个平凡无名的儿科医生变成了两个情报机关都最为关注的线人,但这个事情中许多东西还是非常有疑点。这个被吓坏的老鼠似的医生是怎么做到这些令人震撼的事情的?巴拉维很机灵,这很清楚。但他真的有这么出色吗?或者他仅仅是一个聪明的骗子?

作为CIA最优秀的基地组织问题专家之一,Matthews在2009年秋季初就知道了巴拉维,尽管直到现在她和霍斯特基地也没有和他打过交道。巴拉维是安曼征募的线人,兰勒和CIA伊斯兰堡工作站对他进行管理。但现在决定的是巴拉维将来到阿富汗,由Matthews接待他。

对于一个新手间谍来说这是个优秀的初次亮相,而他来到巴基斯坦仅仅5个月。但比起后续的一切,这个视频可以说是不值一提。

在兰勒和安曼之间的会面和会议联络中,一系列选择项被相关人员进行了分析。在一项提议中,巴拉维要前往巴基斯坦伊斯兰堡或者卡拉奇的一处安全房子里,目的可能是做一次延展性汇报。但这个提议被排除了,原因是担心巴拉维的行动可能会吸引巴基斯坦情报机关的注意,而这个行动并没有通报给巴基斯坦情报机关。最后CIA决定在阿富汗毗邻边境的地点会见巴拉维,这样可以方便他进入同时也能使局势处于CIA的控制之中,而且这样也杜绝了被塔利班间谍所发现的可能性。

就像CIA期望的那样,巴拉维的医术很快获得了接纳他的塔利班的敬重。很快他就涉身于一个圣战领导人的圈子中,而且这个圈子还在扩大。但十一月份的时候,巴拉维在一份电子邮件中透漏他已经成为了Ayman
al-Zawahiri的医生。Ayman al-Zawahiri是基地组织二把手,仅次于本拉登。

他同时也建议用另外一个约旦官员替换宾·查德。他提议,宾·查德可能因为和他的下线长期走的过近从而失去了他做出冷静判断的能力。他可能不再是最适合这个计划的最佳人选。

CIA沿阿富汗边境线至少有6处基地,但仅有一个坐落在直接与Miran
Shah镇相连的公路边上。这个镇位于巴基斯坦的北瓦齐里斯坦,离巴拉维最后被获知的位置最近。因此,出于地理的偶然性因素,CIA对与这个约旦间谍的会面地点选定了霍斯特基地。对这次会面,CIA充满了期望。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取决于他出现的前提。包括LaBonte和宾·查德在内的评估组到现在为止已经在霍斯特停留了将近两周,但巴拉维始终用各种借口来拖延会面。长时间的等待使美国人烦乱不堪。Matthews和她的部门下属之间爆发了多次争吵。

一份2010年的CIA内部检查显示了一系列错误,正是这些错误导致了32岁的内科医生胡马姆·哈利勒·阿布—穆拉勒·巴拉维得以进入安全度极高的CIA基地。巴拉维在通过几个检查点的时候没有经受任何检查,直到他见到了一大群急着要见他的CIA官员。巴拉维承诺要提供基地领导人本拉登的助手Ayman
al-Zawahiri的消息。(在获悉本拉登的死讯后,Ayman
al-Zawahiri上周成为了这个恐怖组织的新领导人,尽管他实际上已经是基地组织的实际领导人了。)

巴拉维通过了这道CIA基地大门,没有接受任何检查。

但当两个官员收拾他们的包的时候,Fida无法控制自己,她把LaBonte拉到了一边。“请照顾一下Ali”她恳求说。

巴拉维的头在引爆的瞬间被炸上了天,撞到了一栋建筑后摔在堆沙砾上。这是这位三面间谍唯一残留下来的可供辨认的部分。

当CIA认为他们发现了关于基地新领导人Ayman
al-Zawahiri的一条线索时,此情报可以说几乎值得任何冒任何风险。但在这个恐怖主义的世界里,没有人的忠诚可以永远那么确定。

这次爆炸摇撼了基地远处尽头的建筑,大约有一公里半之远,巴拉维刚刚通过的山脉中回响着爆炸的声浪。然后就是一片寂静,除了被炸飞残骸的落地声。

宝马娱乐 2

三面间谍——CIA喋血阿富汗实录

巴拉维在此基地仅有9个小时的时间,拖延的话就有可能被发觉和注意到。CIA将会利用这段时间来评估巴拉维的可信度并对他进行面谈,对他进行特殊训练并可能给予他装备。最重要的是,激励他执行情报搜集任务。

离这事远远的,Scott Roberson建议。

圣诞节的夕阳甫一落下,Jennifer
Matthews在她电脑前坐下,打开了屏幕上面的很小的网络摄像头。她点了一下“家”并等待着SKYPE连接。几秒后一个很小的视频屏幕出现了,Jennifer
Matthews在看位于弗吉尼亚Fredericksburg的家里圣诞树的点点灯光。

LaBonte的妻子Racheal感觉到了她丈夫的恐惧,这使她更为恐惧了。尽管对此所知不多,她推断出这次和线人在阿富汗会面的计划正在成形,而她的丈夫对此计划感到非同寻常的忧虑。“他可能是个自杀炸弹袭击者!”一天,她最终冲口说了出来。通常LaBonte会讲个笑话来舒缓妻子对他工作的担忧。但这次他没有这么做。“你说的对,他确实可能是,”他说。然后他很平静地讲述了自己对这个事情的矛盾心情。“如果它成功的话,我就能停下来了。我就可以说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但如果我不去而又发生了什么的话?……”他停住了。Racheal知道他想到了宾·查德。“恩,我可能永远不会原谅自己了,”他最后说。

巴拉维间谍生涯的第一次成功在2009年8月底传到了CIA总部,这次成功可以说在数十年内使他获得了最为出色的间谍的声誉。在一份约旦的定期电子邮件中附了一段短短的视频,视频显示了一群穿着普什图服装的男性在聚会。视频中前景是巴拉维自己,他身边坐着的是一个身材消瘦,留着黑须的男性,CIA的反恐专家们立即就辨认出这个人。这个名叫Atiyah
Abd
al-Rahman的人是那些被获知的本拉登最为亲密的伙伴之一。这个人八年中一直在躲避追捕;现在在这里发现了他的踪迹。视频中他正在滔滔不绝地讲话,而CIA的线人坐在他脚边。

在一瞬间,巴拉维消失在令人无法想象的闪光中。雷管将能量波传递给了C4炸药块,它们的能量足够折断钢梁。Subaru刚才没有进行安全检查,在院子中的他被冲击波撞的离开了地面,这冲击波就像一堵水泥墙砸在人群聚集的地方一样,他的耳鼓都破裂了,肺部也出现了萎陷。

这封电子邮件在安曼引起了波动,但该站的负责人催促LaBonte加快步伐。CIA沉浸在这个数年来能给基地组织带来最严重打击的最佳机会中。CIA不得不用最快的速度来面对巴拉维并从他口中获取所需的信息。

尽管巴拉维同意了会面的地点,LaBonte和宾·查德还应去霍斯特并在那里继续做出安排。

该基地的负责人Scott
Roberson也在不安地进行预备工作。他对一个决定要目睹这个引起这些激动情绪的线人抵达场景的同事这样表示。

不再是最适合的人选。在此CIA官员后来回想起这次谈话时,这个警告突然变得具有价值起来。Mukhabarat这个机构被认为总是处于竞争和权力争夺的动荡中,不同的派别试图在此机构中获得优势地位。宾·查德的一些同事担忧国王的这个侄子会利用他的皇室优势和CIA的关系来越过他们进入高层。

从喀布尔到安曼而后是兰勒,时间漫长到大理石建筑都似乎在基座上变形了。CIA最后一次发现zawahiri的踪迹是在2006年,CIA根据情报对巴基斯坦东南部的一处房屋进行了轰炸,据称这个埃及人当时就在这处房子里。除了本拉登外,CIA最像抓到的就是这个zawahiri了。美国官员认为是zawahiri而不是处于隐匿状态的本拉登现在控制着基地组织,但这两个人都丝毫没有露出踪迹。

但panetta立即发现安排与这个CIA新的明星线人会面比最初设想的更复杂。当panetta催要详细资料的时候,一个令人不快的事实出现了:CIA里没有人见过这个人。

CIA最终速度很快地会见了这个神秘的约旦人。

Matthews再三对她下属说,“要让他感到受欢迎。”

事后发现的那些相当清晰的疑点被当天在霍斯特发生冲突的两个不关联的因素所模糊了。一个因素是巴拉维的想法:a
man who flitted pre-cariously between opposing
camps。另外一个则是被情报人员的期望,他们被战争弄的疲惫不堪,看到了一丝曙光就满心希望能够美梦成真。

巴拉维似乎有些迟疑。好吧,他回答,能见到家乡的友善面孔是件不错的事,但不要再霍斯特。理想的会面地点是在边境线巴基斯坦一侧的Miran
Shah。这个坐落在巴基斯坦西北部锯齿状群山中的边境城镇里有咖啡馆和集市、商店和清真寺,这些地方充满了拥挤的人群。这样他们两个约旦人可以秘密地会面而不会引起注意,之后巴拉维就可以离开。

宝马娱乐 3

在邮件中,巴拉维提供了许多zawahiri的身体状况信息以及其病史,这些材料提供的细节与CIA数年前从zawahiri出生地埃及的情报官员处获得的记录形成了完美的吻合。更为重要的是,巴拉维称他已经计划了数周后对zawahiri进行随访。

站在subaru远处的8个其他的人被飞过车子的细小钢质碎片击倒。Jennifer
Matthews受到了致命的伤害。

作为CIA最优秀的基地组织问题专家之一,Matthews在2009年秋季初就知道了巴拉维,尽管直到现在她和霍斯特基地也没有和他打过交道。巴拉维是安曼征募的线人,兰勒和CIA伊斯兰堡工作站对他进行管理。但现在决定的是巴拉维将来到阿富汗,由Matthews接待他。

The Triple Agent

这起CIA25年来遭受的最为严重的袭击在这个机构的历史上没有任何先例。数十年来,CIA有过线人撒谎、欺诈、背叛、偷窃金钱以及逃跑的例子。但从没有人试图把他的管理人引诱到一个陷阱里来同归于尽。

巴拉维很高兴地同意了,他马上对这个协助策划了911袭击事件的人的生命特征进行了检查。

Scott Roberson和其他两个负责安保的人离巴拉维最近,Dale Paresi和Jeremy
Wise被炸的向后倒飞出去,当场死亡。巴拉维车司机以及Darren LaBonte and Ali
bin Zeid这两个对巴拉维持有清醒看法的官员也被当即炸死。

LaBonte是CIA负责巴拉维的官员,但他的质询此线人的计划被驳回了。在此次报告中共计有14位情报行动人员和一个司机在场,LaBonte感觉这有些太多了。12月末的该小组一次预演中他表示:“就像个鹅塘,”CIA负责安保的一些部门官员也有相同抱怨。

CIA主任Leon
Panetta搜集了所有能找到的详细资料后立即前往白宫。在一处可靠的会议室他将这震撼性的消息报告给政府国家安全小组成员。这些小组成员其中包括国家防务顾问James
Jones,国家情报主管Dennis Blair,白宫幕僚总长Rahm
Emanuel。稍后panetta将此简报向总统进行了非公开汇报。

作为CIA最优秀的基地组织问题专家之一,Matthews在2009年秋季初就知道了巴拉维,尽管直到现在她和霍斯特基地也没有和他打过交道。巴拉维是安曼征募的线人,兰勒和CIA伊斯兰堡工作

宾·查德委婉地拒绝了。巴基斯坦会面风险太大,他表示。而霍斯特是一个边境军事基地,那里有突击队和武装直升机保护,他们两个人都会更为安全。

约旦情报系统的官员也变得更为热切。在十二月初,一个mukhabarat的高级官员在电话中就此事和他位于安曼的CIA工作站的美国朋友进行了交谈。我们深表关切,他这样开场。在研究了巴拉维的电子邮件后,线人对会面关键细节——特别是会面的地点的坚持掌控对这个人有触动。只是直觉,这个mukhabarat官员称,CIA可能会被诱进埋伏。

宾·查德已经告诉Matthews可能感到因为其在巴基斯坦的危险工作而应受到尊重,她计划为其举行一次正式的庆功迎接。作为个人,他将会因为生日蛋糕而感到惊奇,这是个基地厨师做的巧克力霜冻蛋糕。

最终,LaBonte给他位于安曼工作站的上级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同时也抄送给了该站的其他负责人。据一个读过这封信的官员表示,其中有三个问题。这里面涉及的人提案多了。我们的步伐过快。由巴拉维占据主动而使我们放弃了过多的掌控。

CIA关于巴拉维的文件确实少的可怜。他是被约旦自吹自擂的情报机关Mukhabarat所征募的,而且他缺少正规的间谍培训。直到2009年1月为止没有人听说过他,当时他因为在因特网上发布激烈的反西方言论而被约旦人所挑中。在Mukhabarat控制下仅仅数周后,他改变了自己的立场,变成了一个线人。但在他背景中没有显示出任何的军事或谍报才能。一年前他是一个清白的儿科医生,在多国家混合难民营的诊所为儿童治疗发烧和传染病、开一辆破烂的福特车送自己的年幼的女儿去上学。但在巴基斯坦的短短数月内,他成功地渗入了基地组织的内部并用可靠的证据为自己取得了信任。确实,巴拉维的故事看起来似乎太过于顺利而令人怀疑其真实性,但它却过于具有吸引力而令人无法忽略。

相关文章